首页 星座搞笑教育时尚文化时尚

【百姓故事】月薪上万白领贷款回乡养猪 受国家领导人接

发布时间:>2018-01-17 来源:延安据不农业委员会
>

  1月的清晨,屋舍和田间被阳光染成淡淡金黄,狭长的小路上,十来棵由主人亲手种下的桂花树点缀其间。田园油画一般的深处是一家种猪场,上个月,猪场主人郭平和其他全国农业劳动模范一起,在北京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亲切接见。月薪过万的都市白领变身带领村民致富的“养猪大王”,非典型选择背后,是一段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的人生经历。

  不被看好的选择

  郭平的猪场位于重庆荣昌区昌州街道石河社区,办公室里,“重庆市养猪大王”“重庆市百名农村妇女科技致富能手”以及刚刚获得的“全国农业劳动模范”,金光闪闪的十余个奖牌占据了半面墙。

  这个贴着畜禽养殖场防疫制度的空间跟郭平的卧室一墙之隔,沙发、电视、笑容灿烂的合影照片,俨然一个“兼职”的客厅。郭平说:“既工作又生活,方便客户看货,农户心里也有底,猪儿要卖,我随时都在。”

放着城里的房子不住,带着一家老小扎根养猪场,老实说,这颠覆了郭平早年的人生理想。

  “能在主城拼出个样子,在荣昌城里买个房子,那才叫好哦。”当年,一个人拎着包从荣昌来到主城,郭平给自己定下了清晰的目标。

  第一次穿梭在解放碑这个时尚圈,她发现自己连走路也比平时快,365天无休,总是“打鸡血”的状态让人成长得很快。郭平从一名服装销售店员做到渝中区片区销售经理,月入过万,买了房,过上曾经羡慕过别人的那种生活。

  2007年5月,在家休假的郭平听新闻里说,疫情导致猪儿大量死亡,荣昌的很多养猪户也谈猪色变,有人干脆放弃养猪。

  都说“荣昌猪比荣昌人更有名”,吃着荣昌猪肉长大的郭平感到揪心,而对市场一向敏锐的她觉得,物以稀为贵,大家都不愿养,明年猪价必然大涨。

  “我要辞职办猪场。”思考了短短2天,郭平态度坚定,在她看来,既能传承荣昌猪的养殖工艺,又能挣钱,两全其美。

  放弃此前打拼多年得来的高薪工作,去农村养猪?包括父母和丈夫在内的身边人都觉得,她简直疯了。

就像19岁那年一个人来主城打工,那一年,33岁的郭平孤零零地去了农村。

  回想十年前的这个选择,举手投足间透着雷厉风行的郭平坦言:“如果知道养猪事业这么艰辛,我未必会有当时的勇气,不过不知者无畏嘛。”

  到农村另辟天地

  用房子作抵押,所贷的7万元钱成了猪场的启动资金,真正开始每天围着猪儿转,郭平才发现自己想得太简单。

  “肩不能挑,手不能抬,每天睁开眼就是猪儿等着吃饭。”为了降低成本,她决定自己种菜,播下的种久久不见动静,郭平急得围着菜地转呀转。

  有一次,去地里割草,想多装一点少跑两回,沉甸甸的背篓直接把她扯倒在地。看着自己一双黑黢黢的手,衣服上还沾着猪粪,这个倔强的妹子环顾四周,没人,眼泪顷刻间决堤。

  哭过之后,遇到有人问她:“养猪有那么好吗?”

  她仍是一抹笑,“好得很。”

  回想当时,郭平笑称:“再难,从来没想过放弃,投入的钱不能打水漂。”

  她的眼光很准,几个月后猪价大涨,200头猪儿卖出,郭平挣到第一桶金,足足10多万元。

  “有个城里来的妹儿喂猪挣了很多钱”的消息传开了。

  一天,郭平去到荣昌城里,看到有人吆喝着卖猪。她觉得很有意思,回程路上,她突然停下脚步,转念一想,卖东西才是我的长项,何不鼓励村民一起养猪致富?

  郭平开始走村入户做起了动员。有农户担心猪儿生病会血本无归,也有贫困户买不起猪仔,这个在村民眼中有些“传奇”的女娃想了个法子:村民可以赊账,从她的猪场领走猪仔,卖了猪再还本钱。

  见村民有些动心,她拍着胸脯保证,“只要你愿意养,不管大小,不管有没有顾客购买,我都一并收购,你们只管喂好猪,销售的事我来管。”起步三年,她就攒下了7大本厚厚的赊账记录,都是村民无偿领走猪仔欠下的,总计超100万元。

  合作社渐渐有了雏形,这种以“内联养殖户、外联市场”的形式,为村民提供产、供、销一条龙服务,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,种猪场很快就建设成了“国家标准化养殖场”,养猪事业一天天发展壮大了起来。

  “养猪大王”的秘诀

  这段时间是猪场的淡季,但聊天间隙,仍有客户不时找上门,郭平会迅速起身上前张罗。

  “熟人刚在你这儿买了母猪,我也来挑几头走。”从四川阆中来的买主刚说明来意,郭平就连连摆手,“母猪配种2个月以上就不能卖了,路上流产怎么办?我们要对你负责。”

  转过身,郭平坦言:“可能有人更在意配种母猪卖了不划算,我更担心猪儿流产不健康,影响猪场的口碑。”

  郭平一向看重的就是口碑、信誉,哪怕因为兑现承诺,险些赔了生意。

2014年,由于市场上供大于求,收回的猪儿根本卖不出去。村民们陆续上门,郭平二话不说照单全收。

  原以为郭平与村民有着一纸约定,她笑说,“啥都没有,就凭我的一句承诺。如果耍赖,这钱让村民赔了,以后他们不会再信我。”

  那年的大年三十,门外淅淅沥沥下着雨,郭平觉得连老天爷都在可怜她的遭遇。工人们回家过年,她却独自守着猪场和六七百头卖不出去的猪儿,她说:“不想回家,丢不起这个脸。”

  大年初一,猪场就开张了,郭平坚信寒冬过后必是春天。这次的预想依然没错,2015年,猪价上涨,囤积的猪儿全部售出。66岁的村民李再云说:“其他人我都不卖,我只信郭平,好不好卖她都说话算话,不会压我们价。一年下来,靠养猪,我能多挣两三万块钱。”

  郭平说自己是幸运的,这其中也包括“天上砸下来”的生意。

  有一次,一个阆中的农户兜里只带了700元钱,也是这个贫困家庭最后的救命钱。原想让郭平打个折,没想到她二话没说,送了一头公猪加两头母猪。

  几天后,陆陆续续来了许多阆中的客户,一问才知,农户回村后到处宣传郭平的善举,带来的客源竟让郭平多挣了十多万元。郭平说,最让她开心的并不是这几单生意,而是后来听说那家贫困户因为养猪挣了钱,生活发生了彻底的转变。

  希望更多年轻人回乡

  其实,被改变的还有郭平自己,在农村10年身体比原来好了,心也更柔软了。

  每年春节后,都是猪场很闹热的时候,卖完年猪的养殖户前来进货,车排得老远,一直延伸到马路那头。

  闹热的不只猪场,年轻人要外出打工,村里尽是小孩和老人的不舍,听到撕心裂肺的哭,郭平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事实上,养猪场也渐渐出现了年轻面孔。

  侄儿负责管理猪场的网上平台,儿子黄鑫上个月退伍归来,现在还在“实习”期,负责打扫猪圈,给猪儿喂食。黄鑫说:“在城里、在农村,妈妈干哪行都行,说明在农村也能有一番作为。”

  上个月,郭平和丈夫一起去了法国、意大利,游客们都被异国情调以及世界级的建筑所吸引,夫妻俩却穿梭在一片又一片的农田中,“土地没有一处被荒废,哪怕一小块地,也种上了农作物。”

  十九大报告中提到的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,更坚定了郭平要放开手脚大干特干的决心,“春节前我要完成苎麻的市场调研,它既是荣昌夏布的原料,有市场需求,叶子又可用来喂猪,用猪粪当肥料,还能实现养猪产业的内部循环。”

  如果计划可行,郭平准备趁着春节走亲串户的机会,鼓励村里更多年轻人回乡种植。她坦言,农村需要有见识的年轻人来做致富带头人,把荒废的土地变成熟土熟田,不用外出打工,在家里一样能挣钱。

  夕阳西下,郭平漫步在村子里,不时有村民跟她热情打招呼。远远的,她看着自己一手建起的猪场,喃喃道:“这里空气清新,大家越来越富裕,这就是我所追求的美好生活。”

      <kbd id='ORT4'></kbd><address id='ORT4'><style id='ORT4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ORT4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ORT4'></kbd><address id='ORT4'><style id='ORT4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ORT4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相关阅读